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> 玩石论道 >

雕刻家陈礼忠批击鼓传花投机 其残荷获赞

发布时间:2015-08-12
字体大小:[ 增大 ] [ 缩小 ]


“你不懂得欣赏,我打死也不会把它卖给你。”一老板到福建最年轻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礼忠家里,看陈礼忠在用劣质的石头雕刻“残荷”作品,好心告诫他随着名气的增加应该用好点的石头刻欣欣向荣的夏荷,陈礼忠给出上述回应。他为现实“被市场鬼迷心窍”感到痛心。

  之前,“海丝艺传”闽派工艺创新与发展座谈会在福州举办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高校、文联等理论研究者聚集一堂,共同探讨闽派工艺的传统精神、现状、发展和艺术追求等问题。陈礼忠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说到自己的从艺经历并表示,市场自上而下的价值观和“击鼓传花”的炒作会损害工艺美术健康发展,福建工艺美术大师也要更多深入生活和体验生活,用审美取代投机,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好作品。

  父亲担心儿子学雕刻养不起家,“破石头”却刻出艺术精品

  陈礼忠很敬仰师傅冯久和那一代的艺人,推崇手艺人的专注和安贫乐道的精神,希望今天的工艺美术创作者能耐得住寂寞。

  1972年,国家工艺美术大师冯久和买不起一本封面印着自己作品的书,那本定价23.5元的书相当于他半个月的收入。老师写信给编辑部,对方只送他一个封面。陈礼忠说,上世纪80年代初,他的父亲不让他学雕刻石头,说“这个孩子不听话”,人家都买冰箱洗衣机谁会去买石头,就算你刻的石头的龙会飞也没人买,将来学成之后我们还要替你养老婆养孩子。没想到,工艺美术迎来一个甜蜜发展的时期。

  如今,资讯发达,只要打开电脑就可以浏览全世界的精品,而市场上却充满浮躁气氛,不少大师缺乏文化的滋养。很多从业者通过从事雕刻工作可以买得起汽车和别墅,却可能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了。

  “我们已经被市场鬼迷心窍了。”陈礼忠说,他从15年前开始意识到市场上“金钱至上”的不良风气,如今很多人的作品“看不到生活的痕迹和奋斗的足迹”。他下决心遵从自己的艺术创作追求,走一条探索艺术的新路子。

  他从诗经和唐诗宋词元曲等经典中汲取养分,经常走出房门去西湖观赏各个季节的荷花,尤其对秋冬季节的“残荷”情有独钟。他从中体味到生命的变故,把自己的诗情画意寄托在刻刀中,从工匠到艺术家到大师,“像蝉一样地蜕皮”。他说,寿山石作品上那刻在寒塘边的雀鸟就是自己的化身,感觉自己在那独霸野塘剩残荷的世界。

  当然,选用质地较差的老岭石,也有寿山石原料的日趋枯竭的客观原因。陈礼忠说,他选用大多数艺术家不爱使用的质地粗糙的石料,结合自己喜爱的“花鸟”类题材,自觉创作了一系列的“残荷”作品。他突破了传统荷花吉祥富贵的寓意,注入了一种悲悯和关切的情怀,在看似残缺、枯萎、衰败的景象中塑造一种内在的生命意识。

  在作家贾平凹眼里,陈礼忠的荷“是粗糙的,也是气势饱满的”,而在一些挥金如土的商人眼里,却是残败的、毫无生机的。陈礼忠在创作时,将自己幻化成荷花池上的一只雀鸟,独享秋日的诗情画意。别人看不懂他尽心尽力创作的作品,他也不愿把自己的作品卖给他。

  最年轻的工艺大师创下办个展新记录,“文化自觉”成艺术追求  

  2000年前后,陈礼忠对社会弥漫着的一股奢靡之气开始保持警惕。人们看到一件作品时,首先想到的就是“它值多少钱”,不停的买进抛出,这是一种“击鼓传花”式的投机心态。陈礼忠表示“要用审美观念取代投机方式”。

  “很多雕刻家和年轻人没有多大的抱负,搞不清自己刻的是什么,只知道老师或者古代艺术家用过这样的题材。”陈礼忠表示,“重要的不是石材,而是人的创造。”当代许多工艺美术家在文化水平上有一定的缺失,艺术家们多师从于老一辈的民间艺人,有些人拜师学艺的出发点在于“养家糊口”。在这个工艺美术迎来大发展的时代,陈礼忠建议艺术家们应该多去艺术圣地走走,汲取营养。

  为了探索他思考的关于“材”、“工”和“艺”的关系,陈礼忠多次走出国门,去往罗浮宫、佛罗伦萨等地探索。他发现,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作品采用的多是普通的花岗岩材料,材料并不复杂,但创造出的作品却让人惊叹。他说“人的智慧价值是第一位的”,是人的创作让石头有了生命有了价值。他说,“我们要从功利的社会进入审美的社会,从土豪变成精神贵族,这不仅是行业走出困难的第一步,也是国家走向繁荣的康庄大道”。

  “艺术家有时候就像疯子,当你不被认可的时候。”他对那个不懂得欣赏他的“残荷”的老板说,“那个作品我打死也不会卖给你的。我的东西不是为你创造,我是为我自己、为这个行业、为这个国家和时代创造的。我的作品要放在卢浮宫、国家博物馆展览。”果然,2012年他如了自己的心愿,在国家博物馆首次举办了工艺美术界个人作品展,他说自己还是在里面举办个展的最年轻的艺术家。去年底,他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,创造了中国美术馆第一次接纳工艺美术展的历史。

  在研讨会上,不仅仅是工艺大师们对弥漫在社会上的浮躁风气不满。文艺理论批评博士、《福建文艺界》副主编王毅霖也表示,今天的工艺师,在生活与创作的条件上都是历史以来最好的时代,但今天的工艺界也是最为浮躁的。历史上,工艺的繁荣鼎盛都是文化自觉下带动的,传统工艺师文化偏低,但当下,正是由“传统”到“现代”的转型期,文化的缺失是万万不能的。他提出,“工艺美术大师们除了要继承传统的技艺外,也应该具备文化自觉”。

  工艺美术十多年的高度市场化的繁荣和过度发展,误导了工艺的定位,在社会上出现认识偏差。福建省文联副主席王来文曾表示,高昂的市场价格让工艺美术师充满自信,从而出现工艺美术与艺术过度分离,造成其人文价值不足。他认为,工艺美术只剩下价格就会昙花一现,希望工艺美术师在“活很多的时候,停下来喝口水,思考一下”。

证书查询
  • 请录入证书号:
  • 验证码:
友情链接
省产权交易中心 中国民生银行 中国招商银行 福州寿山石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
返回顶部